北京看白癜风的最好医院 http://www.bdfyy999.com/m/

张锡纯治癫狂法

荡痰汤

治癫狂失心,脉滑实者。

生赭石末二两、大黄二两、朴硝六钱、清半夏三钱、郁金三钱。

荡痰加甘遂汤

治前证顽痰凝结之甚者,非大实不可转投。

于前方煎成入制甘遂末二钱,分二次送下。

凡用甘遂,宜为末,药汤或水送下,若入汤剂,必然吐岀,甘遂又不可连日服之,必隔二三日再服。

癫狂失心

一人三旬,读书未成,因家训严,心郁生热,因热生痰,痰迷致此。

证状:言语错乱,神明昏瞀,时或忿闷,时或狂歌,心中烦躁,夜不成寐,恒以手自挠其胸,盖知其作闷也。问之亦无所知,形体颇壮,六脉滑实,两寸犹甚(痰热在上蒙蔽神脏也),一息五至。

诊断:人之元神在脑,识神在心,心脑息息相通,则神明常醒,心有四支血管通脑,今脉关前滑实,则痰热上壅,堵塞心脑相通之经,则神识昏愦,当以镇坠之剂以下其痰热,然后能使心脑之神明复旧。

处方:生赭石末两半,大黄八钱,清半夏五钱,芒硝四钱。

共四味,先以赭石、半夏煎十余沸入大黄二三沸,取一大碗入芒硝温化服。方中重用赭石者,以赭石为铁氧化合,其重坠之性引血管中之瘀痰下行也。

次诊:三日服药一次(凡降下药不宜常服,须候其正气稍缓再服),共服三次,每次下大便二三次,似有痰涎随下,神气稍明,脉仍滑实,体未见衰,拟再投较重之剂,盖癫狂之甚者,非重剂不能愈也。

次方:生赭石末二两、川大黄一两、芒硝四钱、甘遂末钱半。

共四味,先煮赭石十余沸,入大黄二三沸,取汤一大盅,入芒硝融化,服再入甘遂末。

三诊:服药一剂,下大便五六次,带有痰涎若干,中隔两日又服一次,又下大便五六次,中挟痰块粘结,挑之不开,此所谓顽痰也,从此神志清醒,脉不滑实,改用和平之剂。

处方:生山药一两、生白芍六钱、清半夏四钱、石菖蒲三钱、生远志三钱、清竹沥三钱、镜面硃砂三分末。

药共七味,将五味煎汤一大蛊,调入竹沥,送服硃砂末。

神经错乱

一人二十岁,因读书失意,心中郁忿,久之而成证状:心中满闷发热,不思饮食,自时下焦有气上冲,更胃中之气亦觉上冲,遂致神志昏暓,言语支离,移时觉气稍顺,或吐痰数口,神志始清,左脉弦硬,右弦而长,两尺重按不实,一息五至。

诊断:此肝火屡动,牵引冲气,胃气相并上冲,更挟痰涎上冲脑部,则神志错乱;左脉硬者,肝血虚而火炽也;右弦长者,冲气挟胃气上冲之象也;两尺不实者,下焦之气化不固也,当以降胃敛冲镇肝之剂,更以凉润滋阴之品以清肝用而养肝体,庶能治愈。

处方:生赭石末一两,灵磁石末五钱,生龙骨末、生山药各八钱,生白芍六钱,玄参、柏子仁各五钱,茯苓、清半夏、石菖蒲各三钱,生远志二钱,境面硃砂末研细三分。

共十二味,将十一味煮汤一大碗,送硃砂末。

次诊:前药服四剂,满闷发热皆大见愈,能进饮食,有时仍有冲气,但不冲激神经以致错乱,左右脉较和平,而尺部仍然欠实,拟兼用补下元之品以保其根。

次方:生赭石末、熟地各一两,生山药八钱,甘枸杞六钱,净枣皮六钱,生白芍四钱,玄参四钱,茯苓二钱。

效果:服前方六剂,诸痛皆愈,脉亦和平。

调气养神汤

治思虑过度,伤及神明,或暗生内热,则心肝之体阴日衰,则心肝之用自恣,心肝之阳上窜,上冲头部,扰乱神经而知觉错乱,但不致疯狂之甚也。

处方:龙眼肉八钱,柏子仁、生龙骨末、生牡蛎末各五钱,生远志二钱,生地黄六钱,天门冬四钱,甘松二钱,生麦芽三钱,石菖蒲二钱,甘草钱半,镜面硃砂三分细研,用头次煎各送一半。

此乃养神明、滋心血、理肝气、清虚热之方也。龙眼肉色赤入心,且多津液以滋补心血,保心气之耗散;柏树梢向西北,禀金水之精,其实採于仲冬,饱经霜露,多含油质,故善养肝而能镇肝,又与龙、牡之敛肝火,则肝火自不挟心火上升以扰乱神经也;用生地者,取其泻上焦之虚热,更助龙眼以生血也;用天门冬者,取其凉润之性能清心宁神,即能开燥痰也;用远志、菖蒲者,取其开心窍利痰涎通神明;用硃砂铁锈水者,以其镇心安神而制肝也;用生麦芽者,以舒肝也;甘松清热开瘀逐痺而安定神经也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uancana.com/xsyf/10572.html